首页收藏

指弹中国FingerStyle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验证严格,理由请充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朋克孔铭:失明男孩的音乐天空

2018-9-9 20:04| 发布者: 巡警| 查看: 190| 评论: 0

摘要: 点击此处文字查看原文行舟指弹吉他作者:行舟1第一次跟孔铭吃饭,是在朝阳区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也就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所在,孔铭的工作单位和“家”)附近的一家湖南菜馆。在艺术团的排练室High了半天音 ...

点击此处文字查看原文

行舟 指弹吉他



作者:行舟



1


第一次跟孔铭吃饭,是在朝阳区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也就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所在,孔铭的工作单位和“家”)附近的一家湖南菜馆。在艺术团的排练室High了半天音乐,他领着我们到了那家馆子。


的确是他领着我们。孔铭到了外面就不像是在中心里那么游刃有余,但是这不影响他自带导航。虽然我基友一般地拽着他充当引导,但是实际指路的却是孔铭:不对,不是这里,还得往前走,再往右转。


不得不佩服他神奇的空间感。当然,他待在团里已经十年,附近的风景早烂熟于心。“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又会怎么样?也许十年已经够多了,变化的变化,凝固的凝固。


还有一次,我们一块儿到对面的对外经贸大学的咖啡馆上自习。正好在修路,回去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走岔了道,我正懵着,还是孔铭成功地用经验和直觉把我们带向正途。于是再次证明了他心明眼亮而我双目昏黑。


我问他平常去外经贸马路怎么过,孔铭说:“强行过呗,听着两头没声儿就大胆往前走。”还真是拿命在过。第二天他又自己去上自习,说成功踩进了坑里。



吃饭的“我们”包括孔铭、我和飞猫。飞猫曾到艺术团做过志愿者,教盲人小朋友学英语。她和我都没老,但小朋友却都大了。也是她最初告诉我此处有乐器高人,叫我过来玩。果然,排练室进进出出的朋友们都身怀绝技,民乐西乐,都溜着呢。


吃着香辣的湖南菜,谈笑甚欢。快吃得差不多了,孔铭开心地自嘲起来:哎,吃了半天干锅牛蛙,只夹到干锅和辣椒,没怎么夹到牛蛙。


听完我们都乐。孔铭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开得起玩笑也不忌讳言及自身的不便。正因为他尽可能地去独立、去融入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才会有那份随手自黑的淡然,也才会有不安于现状的勇猛追逐。他很朋克。


我们乐得也有些惭愧。不仅是因为我们没注意到孔铭没夹着鲜嫩的牛蛙,更是因为当我们靠近在某些方面相对弱势的群体时,太容易忽视他们在最细节的生活问题上可能遭遇到的尴尬。我们不缺乏善意,却并不懂得如何关照。



2


记得是在吃完饭回排练室的路上,我问及孔铭失明的状况。对他来都是轻描淡写了,在我听来却很残酷。


小时候突发高烧,医生找不着血管就往眉毛上方挂了点滴,烧好了视力却逐渐下滑,直至完全失明,名医乏术。


残酷的是影响一生的偶然,是失去的过程。若是一开始没有,从来便以为如此,倒也罢了。但从有到无,从习惯光明到习惯黑暗,就像是突然重重地跌落。也许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不是没见过,只是早撤退;不是只有一种触探世界的方式,而是拥有双重世界的想象空间。


孔铭也像是注定要成为双重世界的跳跃者和弥合者。他习惯了“摸着石头过河”,却不想闭锁在那种形式的触摸中,用艺术的修炼和科技的工具拓展着感受的疆域;他捅不破包围着他的黑暗,但至少要捅破大众对于失明者的人生想象:算卦,按摩,都可以有,但绝不止是那样的。


不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能力,是睁着眼睛的瞎和以贫穷为借口的惰性限制了它。


我俩上自习的时候,孔铭开着笔记本电脑、听着耳机里读屏软件的高速人声做雅思阅读。上次他经过8个小时的考试,拿了6分,他还想考高一点,免得出国后再上语言课。看着他沉迷学习,你也会突然明白,世界到底只有一个,如果失明者感受和分享到的不一定比我们的少,那他们错过的也不见得就比我们的多。


这个“不一定”里,当然也势必包含着他们过人的禀赋和勤勉。


我开玩笑说孔铭是盲人中的战斗机,也相信他未来会是青年音乐家中的战斗机。而他开玩笑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学会了点外卖。



3


他的玩笑似乎比我的好笑,但他的本事却比他说的大多了。


在全国8500万的残疾人中,只有18个盲人能考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这个来自山东日照的男孩,失明后在父亲的引导下踏上了音乐之路,跟随当地的胡善义先生、牟乃山先生学起了京胡——我们的传统拉弦乐器,也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两位先生的倾囊授业和孔铭的勤学善悟使他的京胡造诣日升,屡获省、市级大奖,并最终凭此考进了挤破头的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每个月有200元的工资,食宿全管,演出一场还能有150元的补贴!”对于生长于农民家庭的孔铭来说,这样的福利已是梦寐以求,父母的含辛茹苦也总算有了回报。能踏进缔造过千手观音等舞台经典的艺术团体,11岁的孔铭深感骄傲。


这还只是他“战斗机”之路的开端。


因艺术团的需要,孔铭又学习了电贝司、二胡、钢琴、低音提琴、手风琴等乐器。多半都是艺术团里的小伙伴们相互偷师学来。技多不压身,这为他今后成长为一个朋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孔铭最终被小提琴悠扬婉转的音色深深打动,把它作为了既京胡之后的第二个专业。把拉京胡的劲儿用在拉小提琴上,肯定没毛病,孔铭下定决心就不会只作票友。


今年,孔铭一连收到美国新英格兰大学、格林斯堡音乐学院等六所名校小提琴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新英格兰大学每年只在世界范围内招录三名学生,孔铭技压群豪,实力可鉴。新世界的大门敞开了,门槛却仍然很险很高,我们都希望他能迈进去。迈不进去也要“踹”他进去。


<孔铭的录取通知书之一>

 

除了学习,孔铭也沉迷于探索用Logic编曲制作音乐,最近还被我拉着一块儿去独立音乐的现场演出。我总想着他日后要是编一两首歌,把他会的所有乐器都用上,该有多么的朋克?小提琴配摇滚京胡,钢琴配手风琴,不仅朋克,而且绝对是前卫朋克。


身在艺术团中的孔铭几乎是站在了残疾人艺术家事业的峰顶,而他离更严谨的学院训练和更璀璨的世界舞台似乎也只有一步之遥。相比于那些沉在更下面、与外界也更少接触的残疾人群体和盲人艺术工作者,孔铭无疑是幸运儿甚至是“精英”了。


即使如此,他的“精英”属性却显然是朋克本质的。相比于年幼入团时,他的工资已经涨了十倍,可你也计算得出来,那离你想象中的精英,尾数再添一个零都不够呢。他的“一步之遥”也会是极其艰难的一步:高昂的学费和在国外的独立生活。


他的花呗跟你我的一样推到下月才还,可是他对生活和艺术的激情与不安现状的追寻却比你我的更大。他是战斗机,也是我们靠近更多未被看到的群体的窗口。他站得不低,可他所能够传达给每一位逐梦者的信念和能量比他所站的地势点更重要。


所以,富有或因为花呗借呗而显得富有的你,不妨帮他一把,把孔铭这有趣的下伙子踹进门里去。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
© 2006-2014 悠秀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2013041号-3,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182 ).技术支持:博锐网络 .  
地址:北京朝阳区朝外小庄6号中国第一商城B座9D 客服热线:010-85852696. 广告热线:13811550372
提醒: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