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弹中国FingerStyle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验证严格,理由请充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啄木鸟原声专访|对话香港指弹音乐人 刘卓威

2019-7-3 21:04| 发布者: 巡警| 查看: 255| 评论: 0

摘要: 原创:指弹中国指弹吉他指弹中国原声专访刘卓威采访记录采访者:张辉程(Z) 受访者:刘卓威(L)采访整理:张辉程采访时间:2019年06月采访方式:微信通话(持续时间:27分钟)引言:刘卓威Jacky Lau 毕业于香港演 ...


 指弹中国 指弹吉他

指弹中国

原声专访



刘卓威采访记录

采访者:张辉程(Z) 受访者:刘卓威(L)

采访整理:张辉程

采访时间:2019年06月

采访方式:微信通话(持续时间:27分钟)



引言:

刘卓威Jacky Lau 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主修古典吉他演奏,在学期间以Distinction成绩考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结他演奏级文凭DipABRSM。


2014年获选成为全港仅3位之一的「香港演艺学院20周年Alumni Star」。曾以艺人身份与多位歌手合作,同台演出,包括区瑞强、周柏豪、陈松伶、关心妍、张崇德、高皓正、刘德华,以及国际著名演奏家Sungha Jung和Masaaki Kishibe 等。




在去年“沐道原声吉他生活节”(WoodRoad Acoustic Guitar Festival 简称WAGF) 中获得了Jacky老师的联系方式,今年在WAGF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联系了Jacky老师进行了这次采访。


采访中Jacky老师和我探讨古典吉他和指弹吉他之间的关系,最后他也分享了对于指弹吉他唱片制作的看法。


由于本人是广东人,采访过程中我和Jacky老师用粤语进行交谈,感觉十分亲切。以下就是这次采访的记录。



采访记录


Z:Jacky 老师,很高兴能够采访您,我知道您最近都很忙,我就不说废话了,我们直接开始采访好吗?

L:好的没问题,最近的确比较忙,因为八月我们准备开始举办HONG KONG GUITAR WEEK。


Z:是的,我之前也有了解到HONG KONG GUITAR WEEK的相关信息,而且您是这次活动的音乐总监。所以我们来聊一下这个音乐节吧,我想知道,相对于之前guitar concept举办的活动,这次HONG KONG GUITAR WEEK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相对于我们WAGF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L:这次音乐节包括六十多场活动,里面除了音乐会、workshop等等一般音乐节都会举办的之外,还有很多很创新的节目,比如说我们做了很多摊位啊、游戏啊、还有很多体验性的活动让人们过来试下(玩),(体验性的活动)比如说我们会有个Mozart Challenge的游戏,这个Mozart Challenge的游戏呢,就是我们会有一个类似节拍器的游戏让大们过来玩,那是一个大型的节拍器。我们设置一个速度,比如说62bpm,然后让人们试着按出来,能够准确打出节拍的人就可以获得一份礼物。我们有很多这些和音乐主题相关的体验性活动。



Z:这看起来好像这次活动针对的人群是偏向与普通的公众更多一点,是这样的吗?

L:其实两边都会有,简单一点来说呢,我们又会有些学术性的活动的——让一些人能够互相交流吉他的演奏技术问题。其实我们提供了很多节目的,比如我们有一个“过百万试琴大会”,里面集合了十把价值十万元的琴。


Z:哇,这么厉害的吗。

L:是的啊,到时呢我们就会让那些artist去试弹,然后有个现场介绍。这些都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他们可以随时进来看、进来试弹。


Z:感觉这次你们的活动好像比我们的WAGF会更加接地气一点。

L:嗯可能是的,所以其实我们这次做,除了想吸引那些弹吉他的人之外,还想吸引那些不弹吉他的普通公众啦,我们预计会有一万人入场的。


Z:哇,一万人!真的是比较大型!

L:所以说,为什么我们可以举办六十多场活动呢,就是因为,除了普通的音乐会、大师班,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这次做了很多免费的活动。因为我觉得呢,如果要成功推广吉他音乐出去呢,其实你很难说让公众买这么贵的票进来看你的音乐会的,如果不这样(举办免费活动)的话,可能来来回回都只是那些很喜欢吉他的人来看。就比如好像我们八月九号的音乐会。那场音乐会是ALL-STAR音乐会,也就是全明星吉他夜。那天晚上呢,我和DON ROSS、曹思义等等的吉他手每人都会弹两首曲子。当天晚上就可以一次性看完所有artist的演出,同时我们是set了做免费的活动。


Z:哦……那,资金方面是不是很难筹备呢?因为举行了这么多免费的活动。

L:非常困难,现在的话我们就是自己赞助自己,当然都会有些赞助商支持啦,今年的这个音乐节是一个很创新的活动,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的。如果今年做得好的话,我相信下一年可能可以获得更多赞助商的赞助和大众的留意。


Z:嗯嗯,除了你们guitar concept之外,香港还有没有其他组织为指弹吉他的推广正在努力?

L:香港据我所知的话就比较少一点;当然会有一些小型的工作室:比如一个老师在工作室里教学生啊,这样的还是会有的,大家都在默默耕耘。但如果说是举办公开的活动的话,就真的会比较少一点。


Z:实际上大众对于指弹吉他的了解有多少?感兴趣的人多不多?年龄层分布是怎么样?

L:其实我觉得(大众对于指弹吉他的了解)并不多的,因为很多人都不太了解什么是指弹吉他。但是(他们)很喜欢的,就是听了都会喜欢,所以我们就觉得更加需要去推广指弹吉他啦。年龄层都算比较宽的,现在年轻人比较多,以往的话可能是30-50岁的男士居多。未来的话年轻人会越来越多。


Z:你觉得香港指弹吉他的发展现状是怎么样的?能不能用一句话总结一下呢?

L:其实我觉得还是很不容易的,我觉得还是需要很多的努力去开发。


Z:嗯好的。我发现你刚刚从演艺学院毕业的时候是一名古典吉他演奏家,但现在好像更多是以指弹吉他演奏家的身份公开亮相,公开演奏的乐器也是原声吉他居多。这种转变是突然之间的转变吗?还是潜移默化的有一个过程?

L:其实严格来说都不算很有转变(过程)的。因为其实我(笑),很多年前弹古典吉他的时候呢我是很喜欢进行编曲的,所以一开始在我谈古典吉他的时候,我就尝试去编曲啊自己创作乐曲这样子。当时简直对“指弹”二字是闻所未闻的,完全是不知道这样的概念的。因为当时香港可以说是一个指弹演奏家都没有所以是没有人会去提及“指弹”这两个字的。但是自己当时从某个程度上也正在做(指弹吉他)这件事。当然了,由古典尼龙弦吉他转向演奏钢丝弦原声吉他的确是有那么一下(转变)的。当时就是直到我毕业之后啦,我发现普遍的朋友他们会对原声吉他比较容易接受,古典比较有深度一点,需要一些时间慢慢去培养(审美趣味)。所以现在我通常是演奏原声吉他更多一些的。但是我也一直很想推广古典吉他的,如果我的演奏会我需要演奏十首曲子的话,可能我会弹两到三首的古典吉他的曲子。


Z:看来你对这两种吉他艺术都比较想去推广,其实是不是在香港连古典吉他学习的人都是比较少的呢?

L:对的没错,香港学习古典吉他的会比较少,不过没有指弹那么少。我觉得古典吉他比指弹吉他成熟一点,但是指弹吉他呢慢慢就越来越多人弹,所以说那个趋势一定是指弹慢慢比古典多。但目前来说在香港还是古典吉他是比较成熟的。


Z:其实你觉得古典吉他和指弹吉他之间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呢?比如说演奏、教学和其他方面?

L:其实古典吉他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指弹吉他。你去看看一些演奏家,比如皮埃尔·本苏珊,Laurence Juber,甚至Tommy Emmanuel的作品里,有些界线有时都是比较难去定夺的。所以我觉得古典其实是指弹的一种。但是古典和指弹相比来说是有一点不同的地方,就是古典吉他是一种fine art来的,比较追求在艺术层次的钻研啦,而指弹呢,就是比较俗称“接地气”多一点啦,会显得大众化一点,(大众)更容易去enjoy一点。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样是很相似的东西来的。在我的角度,我两样都很喜欢。但是如果要我去推广的话呢,我会以指弹来开始去吸引人啦。


Z:我看到你在一年前的音乐研究所电台节目中讲到指弹吉他的定义问题,除了讲到one-man band的特点之外,你特意强调了指弹吉他手是作曲家和演奏家合二为一的——当时的语境就类似刚才我们那样,是在对比古典吉他和指弹吉他之间的区别,你当时讲到说古典吉他是作曲家和演奏家分开的。这里,你能不能在详细地阐述一下这个想法呢?

L:嗯没错没错,刚刚我们是从受众的角度来讲啦,如果从演奏者的角度来说,这一点(作曲家和演奏家的关系)就是古典和指弹之间最大的区别。因为古典就是很专心地将作曲家的作品去表达出来,但是指弹呢,就正如你所讲的,作曲家和演奏家是同一个人。其实某种程度上从音乐创作的要求来说呢,指弹是会高很多的。


Z:哦?是这样的吗?因为在我看来,指弹吉他如果你是作曲家有时演奏家的话,那么你作曲的内容可能会有一点限制(受个人的音乐素养、文化素养限制)。我们知道古典吉他的话,在上世纪有个时期它的曲库有过一个大量的丰富和拓展,在那个时期有很多非吉他演奏家的作曲家为吉他进行谱曲,所以当时会有各种文化的声音,我觉得是一种丰富。如果是合二为一的话,你觉得会不会有一点局限呢?

L:所以这两样是不同的艺术来的。在古典的世界里,作曲家和演奏家之间是区分得很清楚的,就是说演奏家是不会去作曲的(正常来说),作曲家也未必需要会弹吉他的。所以在那个音乐的层次来说,这样做的确是会“宽”一点的,因为能够作出吉他曲子的人就多了对吧。然而但是在吉他的运用上来说呢,(古典吉他)就不及指弹吉他那么精细了。为什么指弹吉他会出现那么多古典吉他没有的技巧呢?那就是因为他们(作曲家)本身是演奏家,所以在原声吉他上他们可以发展出一个不同的领域出来。当然这个有时会比较危险的,有时都会看到有些比较年轻的指弹演奏家,他们所创作的乐曲就是技巧比音乐性更多。这是比较容易衍生出来的问题。


Z:嗯是的,那你觉得以后会不会有非指弹吉他演奏家的作曲家为指弹吉他进行谱曲呢?这样的事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发生呢?

L:其实已经是正在发生的了。对于现代的某些情况,其实已经很难去定夺究竟是古典吉他还是指弹吉他了。有些人为吉他谱曲但他自己不弹,这些人主要在古典这一边。而在指弹这一边呢,其实已经没有一个绝对的定义了,作曲家如果他可以知道吉他有什么技巧,那么其实他什么(吉他)音乐都可以写出来了呀。你想想其实不会说有个作曲家只写东西给吉他但是他却不弹吉他。


Z:作为演艺学院吉他系的讲师(而且是讲授fingerstyle的唯一一位讲师),成为讲师之后你的教学方式有没有改变?需不需要以一种比较学院派的方式进行指弹吉他的教学?

L:其实需要在两种方式(学院派和实践派)之间获取一个平衡啦。你看看想Tommy Emmanuel这样的演奏家他也不会在大学里进行教学,因为指弹是没有那么学院派,相对来说古典是会比较学院派一点,比如说教学的时候需要思考得比较系统一点,技巧是怎么一步一步去获得的啊,或者将一些技巧分析得很仔细啊。指弹很少会有那么学术性的其实。所以说在学校里面教授指弹呢,就需要在两种风格之中取得一个平衡啦,我觉得其实还是比较困难的。


Z:你有没有写些什么教材这样子的?

L:有啊,其实我一直都在写指弹的教材的,但是就没有想去出版。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要去出版的话,这个教材和写书是不一样的。写书的话,你的意见表达完、想法都全部写出来就okay了,就是说你预先做好research写出一篇文章那样就行了。但是教材呢,可能是你写出来,还需要进行两三年甚至是十年的教学,你才能完成优化。所以其实我一直都在写教材,但是觉得还没到出版的时候啦。


Z:嗯好的,下一个问题是关于你的升学经历。我买了你的Amazing grace & Amazing guitar这张专辑,里面有个小册子就讲到你的升学经历。你是在中学时期偶然获得吉他然后开始练习,在中七的时候考取古典吉他八级,然后顺利通过演艺学院的面试。我觉得这条路其实有点类似我们内地的音乐艺考之路,其实在香港走这条路的人多不多呢?一路走来的压力大不大?

L:压力其实很大的。我的那个故事其实写得已经简单化了,省去了中间很多详细的描述(血泪史)。考进来就不容易,因为现在我在演艺学院任教,我也会去到面试去招收学生啦,每年平均会有大概20个人来考的。


Z:是考古典吉他还是指弹吉他呢?

L:古典吉他,因为指弹吉他我们都是刚刚开始而已。这个我们待会再讲啦。每年有大概20个人来考,你猜猜我们每年收几个人?


Z:一两个?还是说是几年间才收那么一两个?

L:后面那个是对的,所以对于20个人来说,每年平均就收0.3个人这样。(笑)所以你刚刚讲到的那个问题是,每年都会有人来考的,难度也是很大的。所以我那个Amazing grace & Amazing guitar专辑里面就没有写到那么多的枝节啦,考进去难,出来工作就更加难。香港太过于商业化,当我回内地演奏的时候,我会明显感觉到区别。国内的观众对吉他的接受程度、对艺术的投入度会比香港的高。


Z:嗯嗯好的,众所周知你是香港指弹吉他的先锋,近年来有没有看到后起之秀呢?你们是怎么选拔指弹吉他人才的?有没有组织比赛呢?就好像WAGF这样。

L:比赛其实也在构思之中的了,但是呢,还是觉得现在时机尚未成熟,未来几年里应该还是会去做的。后起之秀的确是有的,有很多很有水准的吉他演奏家,比如说罗翔、LoKa啦,你在我们那个HONG KONG guitar week的网站可以看到。其实我认识有个学生,叫杜子骏(Mario To),他去年还赢了一个国际比赛的冠军。所以我觉得是的确存在的。随着Youtube的发展,现在他们学习指弹吉他会更加方便,我们以前学习是很辛苦的,没有电脑没有Youtube,就导致很难去吸收新的养分,尤其是香港没有人弹指弹的时候。现在他们足不出户就可以把所有的指弹的风格、技巧都看完,所以我觉得随着时间的发展,未来会有更多的后期之秀。



Z:好像这些后起之秀很多都是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走进公众视线的,对不对的呀?

L:是的。


Z:很少说是以一个唱片公司的签约音乐人。

L:很少很少,全世界的指弹都是比较小,如果在香港的话就更加难了,在香港,音乐事业会比较侧重于流行音乐方面,所以你说指弹,其实呢,如果你方言全世界的指弹,并不是说每一位指弹演奏家都可以在流行音乐里面有机会去编曲、录音等等,在某种程度上将这又是两个不同领域的事情。


Z:但是我看你还是会比较多地涉及流行音乐,很多艺人也会和你进行合作。

L:对啊对啊,因为我自己对这方面还是很感兴趣的,另一个和我的情况比较相似的人就是台湾的董运昌老师,他自己弹指弹,同时也会去编曲啊等等。这一点和我有点类似啦,但是我的话我会再去explore,去探索吉他新的可能性,(指弹)有时不一定只是一个人弹的。



Z:既然谈到录音这个话题,我之前有听过你新的那张专辑Move On: Fingerstyle Guitar Solo的专辑,这张专辑中既有原声吉他又有古典吉他的声音,而且其中古典吉他声音的音响制作特征和之前的Amazing grace & Amazing guitar唱片变得不一样,是不是制作的理念有些变化呢?

Move on 中古典吉他显得更近、更大、具有更多细节的声音——其实与传统古典吉他唱片的音响特征不一样,传统的古典吉他通常有一定的距离感、母带制作会预留较多Headroom所以动态较大,平均电平较小。能不能和我讲讲这种音响理念转变背后的想法?这种改变是制作人的想法还是你的想法?


L:这一点和制作人是有关系的。Move on这张唱片是在美国进行制作的,那张唱片的监制是Tommy Emmanuel的监制Kim Person。他有他自己录音的理念,我通常去找一个录音师或一个监制去制作的时候,就会百分百地去相信他。所以一张唱片最终的效果和制作人很有关系。很多人认为,制作人只不过是你请回来帮帮忙的而已,但对于我来说制作人就真的是一个合作伙伴。


Z:其实到这里我的采访问题基本就问完了,最后Jacky老师你可不可以对同样怀有吉他梦想的人说一两句话呢?

L:我想说大家一定要努力、要坚持,虽然这句话有一点点老土。因为,走吉他这一条路,弹呢,反而不难,我的意思是指怎么去学好一点啊、怎么去练习自己的技巧啊,当然这个也难,但相比你怎么把他成为职业来说,其实“弹吉他”这个过程就相对显得容易了。所以如果大家真的想以吉他作为职业的话,就要预先有个心理准备,一定会遇到很多挑战,面临现实环境不同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其实解决方法也是很简单的,就是要不断坚持,还有要继续保持自己的热情。


Z:好的多谢Jacky老师,在此预祝HONG KONG guitar week顺利开展!

L:谢谢你啊,再见。



采访总结


Jacky老师给我们介绍了HONG KONG guitar week活动开展的思路,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一个面向全体公众的吉他嘉年华:设置有许多免费的音乐会活动、体验性的游戏活动来吸引公众。这个做法非常有利于推广吉他音乐文化。弹吉他的人的数量比起不弹吉他的人的数量肯定是少的,如果能让不弹吉他的人也喜欢吉他音乐、也愿意参与活动的话,我们才能真正把吉他音乐推广出去。这一点我们是可以借鉴的。我们新媒体运营也可以这样,通过科普、抽奖送礼物等等的方法进行推广。


作为古典吉他和指弹吉他都学艺精通的Jacky老师详细地讲述了古典吉他和指弹吉他之间的区别和联系,从受众和演奏者的角度开展论述,也略微讲到指弹吉他和流行音乐的关系。总结来说,指弹的特点是:少人知道(原声吉他独奏较为冷门)、公众容易接受(原声吉他的亲民印象)、“One-man band”、吉他手既是演奏家也是作曲家、作曲难度大(吉他的运用上更精细)。其中Jacky老师讲到有一个很朴素的观点:“很多人不知道指弹是什么,但他们一般听了都会喜欢,这个就是我们需要去推广的原因。”我觉得如何让传播一些面向大众的、更universal的、能让大众一见钟情的指弹音乐可能更有利于推广指弹吉他。


讲到指弹吉他音乐人的形象时,Jacky老师反复强调“小”这个特点,或者说是“个人”“独立”。如果是和一个公司签约的话,公司里的工作人员可以为艺人做很多包装推广、唱片制作、巡演保障的工作。但如果是独立音乐人的话,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艺人的个人综合素质就显得极其重要。


最后,Jacky老师也讲到:如果要将吉他变成职业的话,弹吉他这件事相对于其他事务就显得没有那么难了。其实他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本篇来自指弹中国

采访文字整理:张辉程

编辑:JIN


【相关演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
© 2006-2019 河南悠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2013041号-3,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6995 ).技术支持:博锐网络.
地址:北京朝阳区朝外小庄6号中国第一商城B座9D 客服热线:010-85852696. 广告热线:13811550372
提醒: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
返回顶部